返回列表 發帖

【二季度精選】2019年上半年 世界經濟來到了十字路口

【二季度精選】2019年上半年 世界經濟來到了十字路口

  2019年過半,對于世界經濟的擔憂,如果說去年還只是停留于專家們的警告的話,在過去這六個月里,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信號讓人難以忽視。數據“說話”從目前公布的GDP數據來看,美國在發達國家里算得上是一枝獨秀——一季度同比增長了3.1%。雖然6月27日公布的這一終值較4月份公布的初值下調了0.1%,也低于市場的預期,但仍明顯高于去年四季度的2.2%。其他發達經濟體中,歐元區同期的GDP漲幅是1.2%,與去年四季度持平;英國是1.8%,稍高于去年四季度的1.4%。歐元區“老大”——德國年初避過了技術性經濟衰退,GDP季率從去年四季度的0回升至0.4%。備受矚目的中國經濟增長也在一季度穩定在了6.4%的年率。這些數據仿佛都在表明一件事——起碼在2019年的開端,世界經濟都還并沒有像許多專家預言的那樣陷入困境。但接下來的事實告訴我們,形勢可能不容樂觀。首先是抱有“美國例外”想法的人們在一連串的數據中受到了打擊。盡管各種美國經濟數據良莠不一,但其中最重要的幾個在近期內都出現了問題。比如受到眾多經濟學家和分析人士密切關注的“非農數據”。美國勞工部勞動統計局每月公布一次的非農業人口數據被視為衡量美國就業市場乃至整體經濟現狀的重要指標。最近公布的這次顯示,美國非農就業人口在5月份僅增長了7萬5千人,遠遠低于4月份的22.4萬人和市場預期的18.5萬人。還有因經常給金融市場帶來巨幅震動而素有“恐怖數據”之稱的美國零售銷售數據。今年內公布的五次中,有兩次美國零售銷售增長率都出現了負值,并且幾乎每次的數值都低于預期。另外就是領先指標之首——采購經理人指數(PMI)。這一衡量生產、新訂單、商品價格、存貨、 雇員、訂單交貨、新出口訂單和進口等八個方面狀況的指數被稱為美國制造業的“體檢表”。6月份的美國制造業PMI僅為50.1,達到2009年9月份以來最低水平。50為這一指標的榮枯分界線,50以上代表產量擴張,50以下則表示產量收縮。如今的這一數值預示著美國制造業的增長幾乎停滯。美國經濟中的“重頭戲”服務業也不遑多讓。6月份美國服務業PMI跌至50.7,顯示出該行業自2016年2月份以來最為緩慢的增長。但若論PMI所表現出的經濟現狀和前景,歐元區的情況要更為“慘烈”。除了1月份,歐元區制造業PMI全部落入50以下區域。最近的一次讀數是47.8。這說明歐元區的制造業產量在最近5個月內連續收縮。相比之下,服務業的情況稍好。6月份歐元區服務業PMI升至53.4,高于52.9的前值以及預期值。專家認為,在歐元區,個人消費仍保持增長,但貿易環境惡化給制造業帶來的打擊令人憂心。中國的相關數據是,5月份的制造業和服務業PMI分別為50.2和52.7。前者也逼近50這一“警戒線”,后者則呈現出下降趨勢。整體來看,根據摩根大通的全球采購經理人指數,全球制造業報告新出口訂單連續第九個月下跌,現在正以2015/16年以來最快速度下降。3月份,經合組織發達經濟體和主要新興市場經濟活動綜合領先指數跌至2008/09年經濟衰退以來的最低水平。全方位“警報”對于數據所反映的經濟現狀和前景預期,金融市場通常會最先作出反應。從今年春季開始,發達國家國債收益率開始猛烈下跌。當投資者認為經濟走向衰退,他們就會涌入更為安全的債券市場,債券價格上升,收益率隨之下降。目前德國和法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都已跌至史上最低,美國十年期債券收益率則跌破2%,為2016年以來首見。更值得擔憂的一個市場信號是美債收益率曲線的倒掛。正常情況下,更長期的債券收益率更高。收益率曲線倒掛則意味著,人們認為持有債券時間越長,風險越高。這通常被看作美國經濟衰退的先行指標,一旦倒掛發生,1-2年后美國經濟就走向衰退。從上世紀70年代以來,這一指標對于以美國為首世界范圍經濟衰退的預言功能幾乎屢試不爽。同時,世界上最權威的經濟機構都發出警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最近一次(4月2日)發表的世界經濟預期報告中說,全球經濟經過2017年和2018年年初的強勁增長后活躍度顯著降低,一系列因素影響著主要經濟體。2019年,全球增長預期將從2018年的3.6%放緩至3.3%。1月份時,IMF對2019年世界經濟的預期增長率是3.5%。世界銀行在6月份發布的報告標題為:“全球經濟:緊張關系突出,增長停滯”。報告中寫道:“全球經濟已經放緩至三年來的最慢腳步。”它對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的預期是2.6%,比1月份時的預期下調了0.3%。如果說這些機構都只是對全球經濟狀況做一個大概的判斷的話,各大央行對形勢的評估可能會更為精確。因為央行的職責是利用手中的貨幣政策工具保證經濟的穩定發展。對于經濟走勢的轉折點,它的行動既不能太早,也不能太遲。當經濟開始放緩,如果央行行動過早,會造成過度刺激,推升通貨膨脹,如果行動過遲則會放任經濟陷入衰退。而最近的這次美聯儲會議表明,轉折點或許已經逼近。在這次會議上,美聯儲決定維持現有利率不變,但在聲明措辭中取消對利率政策保持“耐心”的表述。票委們所上交的對利率預期組成的點陣圖顯示,在17名官員中,8人預期今年應降息,其中7人預期降息50個基點,另有8人預期利率不變。在此之前,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也發表了被視為“極度鴿派”的言論。他聲稱,一切貨幣工具都將擺上桌面。這意味著去年年底剛剛“動手”停止QE的歐洲央行可能隨時準備再度放寬貨幣政策。金融危機以來長達十年的超寬松貨幣政策還沒來得及恢復正常,央行們就匆匆由鷹轉鴿,他們的專業結論顯然不會是經濟健康安然無恙。期待轉折全球經濟每隔十年左右就會面臨危機,人口老齡化、產能增長緩慢等問題也持續困擾著經濟發展。但對于如今所面臨的風險,許多專家都將其歸咎于美國總統特朗普所發起的貿易戰。至少這個因素可能成為經濟加速放緩的催化劑。特朗普的保護主義導致全球貿易開始急轉直下。路透社本月撰文稱,與2018年相比,世界重要港口航空貨運中心的貨流量大多有所下降。世界最大航空運輸中心——香港的貨物運輸量在3-5月間下降超過5%。倫敦希思羅機場貨流量同期內同比下跌4.5%,為2013年以來最低。最大太平洋中轉站美國長灘3-5月間集裝箱箱量下跌了10%,為2015/16以來最差表現。衡量全球貿易增長的韓國KOSPI100股指5月份同比下跌了15%。貿易的顯著降低無疑對近幾十年來靠著全球化迅速增長的全球經濟不利。尤其是對像歐洲這樣對貿易沖突極其敏感的地區。據IMF估算,歐洲有70%的出口與全球供應鏈相連。即便本土個人消費不受影響,貿易環境的變化也給歐洲經濟帶來極大的挑戰。作為歐洲最大經濟體,德國工業產量在4月份大幅下跌了1.9%。德國的汽車業所遭受的打擊尤其嚴重。杜伊斯堡-埃森大學大學教授在一份報告中寫道:“我們正經歷世界汽車市場20多年來最大的下跌。”“全球汽車危機可能正在到來。”全球貿易近年來就像是汽車引擎,推動經濟發展。現在引擎出現問題,導致企業個體開始猶疑不決。去年全球海外直接投資降低了13%,為金融危機以來最低水平。在貿易環境風聲鶴唳的情況下,企業紛紛轉移供應鏈,延遲資本支出。經濟學家指出,哪怕是特朗普希望由他的貿易政策中獲益的美國本土,由此導致的經濟減緩也已經抵消了此前減稅帶來的增益。到了2019年上半年的尾聲,世界終于又看到了希望。6月29日,新華社報道,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特朗普同意,中美雙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重啟經貿磋商。美方表示不再對中國出口產品加征新的關稅。兩國經貿團隊將就具體問題進行討論。1998年各大央行的降息令全球經濟增長又維系了兩年。2015/16年,原油和其他商品價格的下挫令全球經濟面臨衰退的風險,但隨后在2017/18年又得以反彈。如今世界經濟再度來到十字路口,人們期待著,貿易沖突的緩和能讓它再獲生機。06/30<本文結束>
十五年期貨從業,零傭金開戶,交易所保證金,享高比率返傭!期貨量化無門檻返傭,上萬歐美量化策略,100G量化文檔,最新歐美期貨雜志,無論研究或實盤,均可免費獲得!詳情聯系論壇管理員。

返回列表
速度与激情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