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CME推出美國原油出口貨物現貨拍賣平臺

CME推出美國原油出口貨物現貨拍賣平臺

近年來,隨著市場需求的改變,期貨交易所逐漸向現貨市場發展,盡可能地讓期貨市場為實體經濟提供更好的服務。原油,作為當今社會重要的生產、生活原料,其期貨交易所不斷在期轉現方面進行創新,以期更好地服務實體企業。今年年初,為將可能互不相識的買方與賣方撮合到一起,美國芝加哥商業交易所集團(CME)聯合美國能源公司Enterprise Products Partners LP(EPP)推出了原油電子拍賣平臺,并在今年3月和5月成功進行了兩次原油拍賣。這一模式的推出給原油市場特別是美國原油市場帶來怎樣的影響?我國又該如何進一步推動現貨和期貨市場的融合呢?帶著這些問題,期貨日報記者采訪了一些境內外的行業人士,希望他們能為我國期貨市場服務實體經濟提供更多思路。


   A競爭下的選擇 電子拍賣將改變美國出口原油銷售模式

   CME研究和產品開發部董事總經理Owain Johnson告訴記者,CME之所以推出拍賣平臺,主要是為了將可能互不相識的買方與賣方撮合到一起。

   據了解,隨著美國的頁巖油革命,美國逐步從原油進口大國轉變為原油出口大國。實際上,2012年以來,美國原油產量就急劇上升,與此同時其出口量也在不斷增長。到了2018年,美國甚至接連超過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兩國,成為世界第一大原油生產國,其原油的出口量甚至達到200萬桶/天的水平,相較于2017年,美國的原油出口量更是上漲了75%。

   而美國的原油,據了解,直到最近才得以出口至歐洲和亞洲,“這也就意味著美國的產油商和這些地區的國際買家還沒有時間建立在世界其他地區常見的長期關系”。Owain Johnson說,而拍賣平臺允許買賣雙方在公平、平等的基礎上接觸、通商,雙方均無需提前與對方建立關系。這可以說從根本上改變了美國出口原油甚至現貨的銷售模式。

   考慮到拍賣本身也具有一定價格發現的能力,中大期貨副總經理、首席經濟學家景川認為,CME原油的電子拍賣在傳統報價基礎上還豐富了價格發現的途徑。加之,線上報名、線上拍賣的方式不僅降低了買方參與的門檻,更有助于吸引更多美國國內以及國際上的原油采購商和貿易商參加拍賣,且線上匿名競價、成交價格公示的方式還可減少甚至省去貨物居間人費用及時間成本,并獲得更為公開透明的定價,讓買賣雙方都可正面獲益。

   實際上,近年來,在國際政治經濟環境越發復雜的情況下,原油價格的波動也越發劇烈,美國原油市場的參與者因此也就需要更多相關工具及相應的能力來對其石油類資產進行套期保值,以避免因價格波動而出現損失。

   為此,CME近期在休斯頓推出了實物交割的西德克薩斯州中質原油(WTI)的期貨和期權,并在今年和其企業產品合作伙伴EPP合作創建美國出口原油的電子拍賣平臺并進行原油電子拍賣時,將其實物交割的NYMEX WTI休斯頓期貨合約作為了電子拍賣的競拍定價。CME全球能源主管Peter Keavey認為:“我們的原油拍賣實際上是NYMEX WTI休斯頓原油期貨合約實物交割發展的自然結果,它在為全球原油買家和交易所提供一種買賣美國實物貨品的全新方式的同時,也提升了美國原油出口價格的透明度。”

   “而這在增加CME的商業競爭力的同時,更將提升美國在原油出口市場上的競爭力。”景川說。

   畢竟,近年來,隨著國際金融行業的快速發展,國際交易所之間的競爭也變得越來越激烈,尤其是對原油這種日常生活及戰略上都不可缺少的“商品之王”來說,更是各大交易所的“必爭之地”。

   以目前正在崛起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中心之一的休斯頓為例,2018年CME和洲際交易所(ICE)就相繼宣布將在休斯頓推出實物交割的原油期貨。

   據了解,近年來二疊紀盆地的生產爆發,以及幾年前美國國會取消原油出口禁令,一定程度上改變了美國的原油生產情況,削弱了庫欣作為石油中心的重要性。而休斯頓作為現在“美國原油的中心交付點”,不僅靠近德克薩斯州的上游生產,離墨西哥灣沿岸的煉油和儲存設施也不遠,加之近兩年該地區還建立了大量原油出口的沿海設施,逐步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中心之一。

   CME和ICE正是發現了該地區在原油市場不斷上升的重要性,才會相繼宣布在該地區推出實物交割原油期貨。

   考慮到整個石化能源在未來一段時間將隨著部分國家加大新能源的使用而開始進入結構性的減少,因此美國、加拿大等國對頁巖油的開采和銷售,在中國(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資研究院院長王紅英看來,實際上是在世界能源革命的背景下,市場不得不做出的決定,本質上還是一場非常急迫的拋售。

   “而透明、公開的原油拍賣能夠提供更開放的價格發現,顯然有利于整體石油市場。畢竟在沒有拍賣的市場中,大額現貨交易一般會對未來價格造成重大影響。現貨市場參與者一般能捕捉到這一點,但金融市場參與者就未必能察覺到交易,因此會在期貨市場中處于不利位置。通過向市場各方提供對等信息,CME拍賣能夠減少部分信息不對稱的情況。”Owain Johnson說。

   因此,華泰期貨研究院原油與商品策略組組長潘翔認為,“CME原油電子拍賣平臺的推出,不僅符合美國原油市場發展轉變的趨勢,更可為采購美國原油的貿易商提供一個透明公正的采購途徑”。

   總的來說,王紅英認為,CME原油電子拍賣平臺推出的背后,本質上是能源和商業方面的競爭。

   “而這一方式不僅可以讓眾多現貨商及交易者以更有成本效益的方式接入現貨市場、快速簡便地參與競拍、獲得更具透明度的定價,讓撮合過程在可控的環境下進行,更可將實物及金融市場串聯起來,令實體貨物的交易及風險對沖更方便。”中國新永安期貨有限公司營運總監邱達祥說。

   B模式并非原創 靈感來自迪拜商品交易所

   實際上,通過拍賣來銷售大宗商品的模式此前早已存在。比如部分位處東南亞、非洲等地的交易所會提供農產品現貨方面的電子拍賣,倫敦金銀市場協會也會提供黃金和白銀的電子拍賣。

   而這一模式,一般來說,是已成功登記的現貨賣家及買家在規定時段內,在電子系統上根據自身需求錄入訂單,然后在指定時段結束時統一處理,或在時段內連續競拍,最終達成撮合,然后交易所有限度協助以確保雙方進行貨物交收及付款。邱達祥表示:“通過這一機制,買賣雙方可以減少甚至省去貨物居間人的費用及時間成本,并獲得更為公開透明的定價,讓實物持有者以及現貨用家正面獲益。”

   此外,景川認為,電子拍賣還改變了此前市場的定價格局。以LBMA黃金為例,其優勢在于電子拍賣允許更多銀行參與,更公開、透明的價格更有說服力,更能反映市場狀況,也正是因為如此,隨后倫敦黃金定盤價逐步被競拍產生的LBMA黃金價格取代,成為倫敦交割的不記名登記黃金的全球基準價格。

   CME電子拍賣平臺的靈感,據Owain Johnson介紹,主要來自于迪拜商業交易所(DME)成功的原油拍賣。

   東海期貨能化分析師李婉瑩介紹,DME成立于2007年,其主導產品交易的阿曼原油(OQD)期貨合同,為酸性原油建立了第一個原油現貨交易的期貨標桿產品。而阿曼原油期貨結算價格(Marker Price)也是阿曼蘇丹國原油出口的官方價格(OSP)。實際上,除此之外,多年以來DME還一直代表伊拉克、阿曼政府以及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拍賣原油,并通過這樣的方式將原油市場價格的透明度進一步提升。

   DME成功的拍賣經歷鼓勵到了CME。“作為持有DME50%股份的重要股東方,CME有信心將這樣的成功案例復制到美國。”Owain Johnson說。實際上,在經過了一定的調整后,CME于今年成功地推出了電子拍賣平臺,并在上半年舉行了兩次成功的原油拍賣。

   據了解,CME和EEP聯手舉行的第一次原油電子拍賣發生在2019年的3月,拍賣的是美國大型油氣管道運營和出口公司EEP旗下ECHO碼頭交付和出口的原油,共有17家全球能源企業參與了拍賣,拍賣價格比NYMEX WTI休斯頓原油期貨合約的平均價格每桶溢價0.46美元。而第二次原油拍賣則發生在今年5月。

   總的來說,Owain Johnson認為,像拍賣平臺般的新發展通常會隨著時間以及參與者增加而逐漸壯大。雖然潛在的參與者有時會等上一兩次拍賣,以觀察平臺是否有用,“但考慮到CME現在已舉行了兩次非常成功的拍賣,且國際上對CME拍賣平臺的參與度已經非常高,吸引到了許多來自亞洲和歐洲的煉油企業、石油巨頭和國際貿易公司的參與。因此,我們相信,隨著平臺不斷提高自身的正面聲譽,未來的參與度還會進一步提升。”

   其實,原油拍賣正如之前所說,可將實物及金融市場更好地串聯起來,算是期現融合的一種方式。而期現融合,在邱達祥看來,一般體現在企業為其保值或套利目的而事前設計的、已作整體考量的交易方案,交易所居中肩負的角色是提供更方便的交易方式或配套服務。

   “比如傳統的期轉現操作,在歐美交易所已從支持大宗商品發展到支持金融產品(轉為相關頭寸,EFRP)。例如,股票持有者可以把頭寸交換為股指期貨多頭。此外亦有‘轉為現金’等變種。另外,部分交易所會為一種標的物同時推出場內期貨合約及場外撮合合約,并支持兩者互相充抵,以滿足現貨貿易企業一直以來的交易習慣及個別參與者的合規需要等。”景川補充道,由于多數歐美交易所的交易合約向現貨合約過度比較平滑,合約之間通過升貼水進行調節,而每天都有到期合約以及期轉現合約,因此其期現間并不存在國內交易中的交割基差問題,而現貨倉單市場的對接也令期貨到現貨以及不同品位之間的調節較為順暢,因此期現的融合也較為平穩。

   實際上,在王紅英看來,近年來,歐美期貨與國內期貨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歐美市場不再僅僅將期貨市場視為價格發現和規避風險的主要場所,而是越來越朝向服務實體經濟方向進行偏現貨化的發展。

   以WTI原油交易為例,交易所在交割上做出了很多服務于現貨企業的創新。比如說在融資情況下,企業無法即時交割,但買賣雙方通過協商的方式進行調整。實際上只要雙方能協商出合適的延遲交割補償等,這一交易就可以轉入正常的現貨協商貿易模式,而非像境內一般必須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交割,否則就算違約。另外,境外交易所還提供一定期貨、期權和現貨間的互換,“可以說近年來歐美交易所的期貨交易概念正在逐漸淡化”。

   C因地制宜 中國期市現貨化或應從交割標的調整開始

   至于中國的商品交易是否也應采取拍賣的模式,Owain Johnson表示,拍賣屬于交易所的一種補充性工具,雖然對于DME和CME而言效果很好,但它并非期貨市場管理的傳統部分,因此對其他交易所而言,可能不一定合適。

   但景川認為,境內的交易所還是可以考慮借鑒運用互聯網技術來建立市場定價體系,吸引盡可能多的市場參與者共同定價。據了解,目前亞太地區的大部分原油貿易商均以普氏公司的MOPS基準價格進行報價,而這一價格的形成則是來自每個交易日普氏公開市場時間中十幾個準入的市場參與者的報價。

   而隨著中國的商品市場日漸成熟,體量逐步壯大,景川認為,“我國也可以形成自己的定價體系,以窗口報價、線上拍賣等方式吸引境內外的市場參與者共同形成市場公允價格,來扭轉目前多種商品錨定國外基準價的情形”。

   另外,邱達祥補充道,鑒于中國市場原本就具備高度電子化的優勢,在此基礎上,若嘗試推出同時支持期現操作的平臺,也可便利實體經濟企業在期現市場的交易、轉換、合并管理。同時,他認為,相關部門還可以探討跨交易所品種的價差及組合保證金優惠等,比如原油期貨與化工品期貨之間,或者其他歷史相關性高的品種之間,這樣能讓企業選擇或設計出更切合自身需要的期現利用方案。

   然而,在王紅英看來,境內期貨市場要想更好地和現貨市場接軌,最好從交割標的調整開始。“特別是農產品,因相關部門希望通過期貨交割的高品級來引導境內種植結構的調整,或者說是一些品種的升級,目前境內農產品品種的交割品普遍存在質量偏高的問題。這也就意味著交割品在現貨市場上并非主流貨品,進而導致期轉現不夠流暢。”

   “雖然這樣的想法本身是好的,但還是有些脫離現實,畢竟所有的金融服務必須圍繞著目前現貨市場的現狀來進行服務,而不應該是利用金融產品來引導現貨市場的改變。”王紅英說,因此想要利用期貨更好地為實體經濟服務,就需要以現貨市場的主流品種為中心來設計相關的金融產品,畢竟期貨市場的一個最基本的功能就是為實體經濟服務,“實際上,歐美交易所近年來就是因為這一思路,逐步向現貨市場發展”。

   對于境內市場,王紅英建議,或可將交易品種分成多個系列,而對于那些不好定價的產品就可通過現貨拍賣的模式進行交易。另外,王紅英認為,拍賣交易、合約互換以及第三方融資機構的參與等模式將在未來逐步出現于境內期貨市場,以提升期貨市場的現貨服務能力。

十五年期貨從業,零傭金開戶,交易所保證金,享高比率返傭!期貨量化無門檻返傭,上萬歐美量化策略,100G量化文檔,最新歐美期貨雜志,無論研究或實盤,均可免費獲得!詳情聯系論壇管理員。

返回列表
速度与激情登陆